您的位置 : 合贝网 > 刘伯温资讯 > 离婚无效_离婚无效刘伯温在线阅读

离婚无效_离婚无效刘伯温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离婚无效刘伯温,这本刘伯温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刘伯温,该刘伯温作者是醉世,她是酒吧的钢管舞女郎,他是社会名流,她冷淡,他有身份有地位有女人,单单对她动了心,却残忍的用毒品将她控制在了自己的身边。当她开始沉沦时,却遭遇了更加残忍的对待,他放了她,但是却强留她在身边,从此她开始了滥情,他只当冷眼旁观。当两个同样花心的人碰在一起的时候,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?她最讨厌小三,而她,却成了她最不齿的小三她说:花心的人永远不会伤心。他说:打上我标签的女人,就永远都是我的女人,你,别想逃。

离婚无效

推荐指数:9分

离婚无效在线阅读全文

第六章围观,逃跑

九月份的天气有点多变,前几天还是凉飕飕的冷风,第二天又是火辣辣的太阳,天气预报说,今晚又是变天的一个夜晚。果不其然,冷风再次吹了起来,电风扇呼呼的转动着,吱呀呀的告知着大家。自己已经历多年,带着效果甚微的冷风,与室内的高温相比,室外却是清凉一片,此时的小阳台上,正围坐着两个漂亮的少女。

“圣雪,你上次说的那男的真会来找你吗?”任雅珊斜倚在墙壁上,纯白色丝绸的睡裙长长的拖曳在地上,只露出两双白哲的小脚丫子,双手捧着薯片,嘎吱嘎吱的嚼着,口齿不清的说道。

圣雪白了任雅珊一眼,一袭黑色的睡裙遮不住修长的美腿,吊带像是挂不住胸前的耸起,深深的沟壑显露出来,右手撩起自己颊边一缕长发,魅惑众生。

“随便他,我最讨厌的就是自以为是的富二代,自以为有几个臭钱,就到处显摆。显摆就算了,还在我面前显摆,殊不知,在我眼中他们是有多可笑。”

任雅珊可爱的捂着小嘴,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。

“嘻嘻,圣雪,你以前就是咱们学院的冰山美人,出了名的冷,要是换做我啊,巴不得那些帅哥在我面前显摆呢!”

圣雪微微一笑,没有再回答,却是想起了那日在酒吧中。

“你这女人,还真是有趣。”少年笑道,圣雪微微诧异。

“女人,我会去找你的。”当时少年说完,就挥了挥手,让人将自己请了出去。那哽在喉中的话,却是怎么也没说出来,最后留给自己的,就只有那清冷是背影。

突然,一只白嫩嫩的手臂在自己眼前挥舞着。

“圣雪,你想什么呢,睡觉了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圣雪一愣,拨开了眼前的手臂说道:“别闹。”

“没有啊,就是喊你没出声,我想说睡觉啦。”

圣雪歉意的点点头,任雅珊是自己在学校中最好的朋友。

“对不起啊,刚刚想点事走神了。”

“是在想你的酒吧小帅哥吧,嘻嘻。”任雅珊调皮的调笑道,圣雪脸蛋微红,她刚刚确实是在想他,但是嘴上却否认到。

“别乱说,乱说抽你了。”

任雅珊一乐,坏坏的笑着“嘿嘿嘿……”

夜风儿轻舞,带着这宿舍的欢笑,陷入黑夜之中。

自从离开了木易轩后,圣雪一直都在酒吧中跳舞,存了点钱,重新读起了夜校。她喜欢将自己的生活添的满满的,那样就不会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情。虽然有点自欺欺人,却是最好的办法。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,圣雪心疼她,虽然以前经常跟她吵架,但是现在的自己,已经长大能够赚钱了,那么就让母亲好好休息吧,该是自己尽孝的时候了!

第二天,天空的太阳明显被云层遮住,压抑的让人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来。往日清静的宿舍大门,今日却是围着一大堆女生,就连平日严肃的宿舍阿姨们,也饶有兴趣的围在落地玻璃门前互相讨论着什么。

一大早,圣雪还没睡醒就被任雅珊兴奋的拖到了宿舍门口,还身着黑丝睡衣的圣雪,就那么半睡半醒之间到了一楼女生宿舍大厅。

“珊珊,求你了,再让我睡会,困死了。”圣雪耷拉着脑袋,闭着双眼,梦游一般,全然没有发现任雅珊的兴奋。

“别啦圣雪,今天不知道吹了啥西风,竟然来了这么个大帅哥,不看可惜了,你那么睡觉是浪费时间,浪费光阴好不好。”说话间,两人已经到了门口。

那些围在一看着的女生都还算是矜持的了,而一些大胆点的也只是那么看着远处那个帅气的男人。上身黑色的皮夹克,下身黑色的长裤,一双修长的脚配着黑色的马靴。他好像很喜欢黑色,跟圣雪一样,而那边本是半梦半醒的人,在看到那斜倚在银白色跑车边上的少年时,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圣雪不可置信的揉揉双眼,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般,揉了下,人还在,再揉,人还是在,瞬间认识到,自己该跑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害怕他,虽然有点点期待他找她,当人真正来的时候,却开始害怕,想要逃避。

想到就是那么做的,在众人围绕中,圣雪默默的退了出去,就连拉着她来的任雅珊都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没了她的人影。

刻意躲避的杨圣雪,哪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,让陆辰无功而返。所有花痴的女人见帅哥走了,也都慢慢散去。

离婚无效

离婚无效

作者:醉世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她是酒吧的钢管舞女郎,他是社会名流,她冷淡,他有身份有地位有女人,单单对她动了心,却残忍的用毒品将她控制在了自己的身边。当她开始沉沦时,却遭遇了更加残忍的对待,他放了她,但是却强留她在身边,从此她开始了滥情,他只当冷眼旁观。当两个同样花心的人碰在一起的时候,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?她最讨厌小三,而她,却成了她最不齿的小三她说:花心的人永远不会伤心。他说:打上我标签的女人,就永远都是我的女人,你,别想逃。

刘伯温详情